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学习交流 >> 内容

“两学一做”学习体会:当好组长

作者:机关基建国资支部 毛永波 编辑:吴澜  来源:  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网  时间:2016/7/19 14:46:23 点击:

 

毛泽东同志在《党委会的工作方法》一文中,第一条明确提出:“党委书记要善于当‘班长’”。联系我们的工作实际,一个处,两、三个处级干部,也即处班子成员,按部队上的编制,不够一个班,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战斗小组,那么,当处长的就要善于当组长。

 组长是个多大的官?居于什么位置或者说如何定位?组长的职责是什么?组长应当如何开展工作?

 先回答第一个问题。组长是个多大的官?在部队上班长有兵头将尾之说,这是正常情况下,成建制大规模作战的说法,但是在游击战中就不同了,组长便承担着兵头将尾的工作,尤其是小组作战的情况下,组长便是这两、三个人的最高首长,在特殊情况下,尤其是紧急时刻,应该有着绝对的权威和临机决断的权力和能力。当然,一般非紧急情况下,组长还是要讲工作方法,讲群众路线,讲民主集中制,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。我的工作和生活体会,凡是两个人以上的单位(临时或长期)都要有一个主事的人,也即拍板定案,组长无疑是这个单位(小组)里边具有最高权力的人,拥有最终的决定权、同意权。

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组长的定位。首先,组长是组员的组长,也就是这个小组的最高权力人。其次,组长是组员之一,在民主 生活会上,拥有和其他组员同样的发言权和表决权。只有搞清楚这两个问题,组长才可以和其他组员平等而有秩序相处,既有同志之间的畅所欲言,热烈讨论,也有组长的拍板定案集中意见。

第三个问题是组长的功能。首先,组长的功能在于组,组者,组织也。组织人,看起来简单,但执行起来并不那么容易。依据单位的行政命令,组长可以把组员组织起来,但那显得生硬,如果没有人格魅力,更多的情况下会出现腰来腿不来、人来心不来的情况,事情固然也可以决策,但执行力将会大打折扣,严重者,甚至会出现一盘散沙的情况。其次,组长的责任在于团结,团结比之于组织,虽然强制力有所减弱,但是其内在的粘合力之大,却是行政力所不能及的,要团结,必须要有核心,比如被子植物的果核,就是团结的核心。这里还有一个问题,裸子植物的果实呢?他的核心是什么。比如银杏、松子、水杉类,他的种子裸露在空气中,它的核心同样在其内核,或者并无内核时,其核心便是其几何位置。组长的第三个功能是引领,这一点极为重要,一个小组朝什么方向发展,最终是合力的结果,但在合力中,组长所发挥的作用,要比其他成员大,尤其是紧急情况下,组长的引领作用是决定性的。

最后一个问题是如何当好组长,这里边其实有两个问题,一个是关于组长的素质,二是组长如何开展工作。

先说组长的素质,也即组长应具备什么能力?

第一是识,识即认识,也就是对某个问题的认识。认识分为很多层面,最基础的认识是表层认识,在哲学上叫做表象,即对事物外貌的基本认识。较深的认识是对事物联系的认识,一个事物不是孤立存在的,而是存在于更多的事物当中,存在于大局当中,最高的认识是对事物规律的认识,规律是一种关系,但他不仅是一种关系,它除了掌握事物与外部联系之外,更着重探究事物内部的运行规则。规律讲的是本质联系和发展趋势。为什么先讲识,因为识是判断的基础。

第二是断,也即判断。组长必须对事物有一个清晰的判断。大抵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问题,即善与恶,我们所遇到的事物,这是需要第一时间做出判断的,即优与劣,一个方案、两个方案,三个方案可以用标准来判断,也可以在比较中来判断,但是,首要的判断标准是善恶。那么,这里也就有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的问题,也就是对标准的认识和判断。一般说来,善是符合历史事物发展规律的,是符合最根本的价值观和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事情。当然,这是大善,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碰到的事情没有那么大,我们遇到的小事情,也有一个善的问题,即小善。小善首要是善良,这是考虑问题的出发点,也是一种认识。所谓善良,也即考虑问题、处理问题时从对他人、集体、全局有利的角度出发。我们在日常生活中,经常会说到某些人很善良,这是就他的言行而言的,小善的其次是独善其身。就普通百姓而言,所影响的范围很小,即便我们在这里讨论的“组长”问题,也是很小的,超出你的一亩三分地,也就失效了,况且在人格这种事情上,绝无行政命令的逼迫和强制力,所以,很多如我一般的“组长”们,也只能独善其身。独善其身从修养的角度讲,就是注重内心修练,管住自已。小善的第三层含义是不伤害别人。当然,这里所讲的不伤害是指不伤害正常履行公务,或对犯有错误的同志能够宽容处理、不对犯错同志造成大的物质利益伤害或荣誉、心灵的伤害。这一点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,不同于敌我双方的斗争,显得非常重要,由这一点,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性。恶是善的反面,知善即知恶也。

第二个判断是利与弊。这是我们在处事过程中经常遇到的问题,此问题从表面上来看,是非常简单的,有时甚至是可以量化的,但是真正执行起来就不一样了,有时会很复杂。每个人站的角度不一样,对利与弊的理解就不一样。比如:一个化工项目,站在经济利益角度考量有利,可能还有很大的利,地方政府领导从利的角度出发,可能决策做;但从环境保护的角度讲,则可能造成大范围的生态环境破坏和污染,给当地百姓生活造成更大的伤害,如何来断定利与弊?现实中可能还有比此更复杂的项目,经济利益在上游,生态破坏与污染在下游,按照“屁股决定脑袋”的定律,各自会有各自的想法,上游有利想做,下游不想让做,但事情的决策往往在上游。关于利弊,我的认识是要讲大利大弊,决策一定要从大处出发,绝不可图一时之小利,成百年之大弊。改革开放以来,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还少吗?

第三个判断是长与短。所谓长短,是指长期或者短期。善与恶的问题,利与弊的问题,都存在长与短之中。有些事情,乍看起来是善的,但长期来看可能则是恶的。比如,我们可能接济一个懒汉一口饭,一百元,就一时一地而言,这是善的,但是如果我们一直这样做,并非是善的,反倒影响他的创造劳动、自食其力的想法和能力,真正成了养懒汉。有些貌似小恶的行为,比如对孩子近乎苛刻的严厉、严格教育,乍看很不讲人情,但是从长远来看,帮助他改掉错误、改正自身坏毛病,养成良好的人格,岂非坏事,当然这也是善与恶的转化。

行文至此,看到我的大学老师,德高望重的哲学名师赵先生的一首小诗:“文章句句奏清音,妙手挥毫如有神;草树烟雨成丽景,总需心境净无尘。”我上大学时,赵老师40来岁,已是很有名气的哲界名人,上级领导让他担任学校领导,动员之后,他勉强上任。当然,在任时他也是一个很好的领导干部,关于共产主义理解为一种运动,正是他在任时提出来的,也说服了当时很多青年学生对共产主义的迷茫。一届期满,生生卸任,又去当教师,滋后不久,他出版了他的鸿篇巨著《中国传统哲学价值论》,  我感慨先生的超凡脱俗,更敬仰先生的谈泊明志,而最为可贵的是先生的理想和人格,其实是长志大向、长远规划,先生把学问做到了大家。

今天是党的生日,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诞生95周年了,就一个人而言,已经进入耄耋之年了,我可以断言的是,中共的第一批党员已经全部作古了,但是对一个政党而言,恐怕也还是才开始,是青年。回想起我们党发展和成长,以及领导中国革命的历程,不难看出,凡是考虑长远的事情,都取得了胜利,凡是短视和考虑眼前速战速决的事情,无不失败,比如:论持久战的胜利、速决论的失败;总路线的胜利、大跃进的失败,莫不如是。

关于判断,应该还有许多事项,暂论至此。

组长素质的第三点是行,也即执行力和行动力。如果解决了识和断的问题,接下来的行就成了关键。关于行,首先解决的当是行必果。古语云:“言必诺,行必果”,果即果断,也就是说,对于决定了的事情,要果断地执行,忌讳的是拖拖拉拉、似行非行、一看三回头。成功教育的大师们经常讲,再好的想法(决策)如果不能够投入行动,等于没有想法。时机是稍纵即逝的,不能及时果断地行动,机会也会丧失,而“千载难逢”就立即“过眼烟云”了。

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,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名言,也是科学论断,是邓小平的首创。科学同样也包括了哲学和社会科学,也是第一生产力,但是,哲社都是形而上的东西,是意识形态,但意识形态的东西需接地气,转化成生产力,必须要有手段、工具和桥梁,而这些东西也就是行。行有方案,行有路经,行有工具。方案是最重要的,但是就个人而言,就单位而言,选择第一位的,这是大方向,路径是重要的。是高速优先,还是距离优先,高速可能是最快的,但是失去的是沿路的风景,距离优先不一定路途好走,也可能道路泥泞……。

关于组长的工作方法,毛泽东同志在《党委会的工作方法》中,讲的太好了,各种管理书籍,恐怕皆难出其右,所以不论。

 

  • 主    办:西安财经学院"两学一做"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
  • 制作维护:党委宣传部 电话:81556049 地址:西安市长安区韦常路南段2号 邮编:710100